Home

 

 

20190817 士劍:生死香港,死生由誰?

香港,不是某個人某個黨的香港,香港是香港人的香港;中國,不是某個人某個黨的中國,中國是中國人的中國 … 若有蒼天,若蒼天有眼,伏愿天佑香港,天佑中華 …

全 文

 

 


 

 

20181030 士劍:

個體與家國的困惑死結

我相信,無論在社會意義,政治人格,歷史還原,還是小說技法,創作格調,人物人格塑造,文化內涵等層面,超越金庸作品的作品,以及超越金庸的作者,或許早就(應該 or 已經)出現了。只是,我們,還沒有看到他們而已 …

全 文

 


 

 

19420317 王實味:

野百合花

… 共產主義不是平均主義(而且我們今天也不是在進行共產主義革命),這不需要我來做八股,因為,我敢保證,沒有半個伙夫(我不敢寫“炊事員”,因為我覺得這有些諷刺畫意味;但與他們談話時,我底理性和良心卻叫我永遠以最溫和的語調稱呼他們“炊事員同志”——多麼可憐的一點溫暖呵!)會妄想與“首長”過同樣的生活。談到等級制度,問題就稍微麻煩一點 …

更 多